我在近兩三年來固定選用一種叫成功(Success)的原文教科書.
今年,破天荒教到一班英文能力分班下的高段班,
我決定拿成功系列裡最難的一本來當教材.
備課時,課本裡的最後一課吸引了我,
因為它的標題叫作"世界的最後一晚"
 

文章作者名叫Ray Bradbury,像這種文章當然是科幻短篇,
特別的是,它寫得幻而不科,沒有高科技,不關乎外星人
或殞石,筆調文藝得讓學理工的大學生覺得不夠炫,
不夠刺激.


尤其文章的配圖居然是一幅手繪的居家景象:
四口之家晚上共聚一堂,媽咪在喝咖啡,爹地倒咖啡,兩個女
兒在客廳地毯上排積木.
數十位廿歲出頭的學生向我抗議:這幅插圖有沒有擺錯?
世界的最後一夜只有這樣?
做為一個有家有孩子的中年人,
我卻深受文章感動.

 
它假想的情境是:地球上所有的成年人都同時做了一個夢,
夢裡大家清楚知道,不久後的某一晚,
就是地球的最後一夜了.
故事的主題,就是這一家如何度過最後一晚.
兩夫婦還是把碗筷洗得乾乾淨淨,還是把孩子送上床道晚安,
在此當中,兩人不停地對話,
好像要把握機會把 話說完.
兩人上床時,特別感覺到:能夠睡在乾淨清爽的床單上,其實
就是一種幸福.

 
為妻的忽然想到廚房水龍頭沒扭緊,連忙奔下樓關水,
再回到床上時,兩人相對失笑:地球都要毀滅了,
居然還忙著關水.
兩人最後的對話是,互道:Goodnight!
特別令人感動的是丈夫說的一段話:
妳知道嗎?除了妳和兩個女兒,其實也沒什麼好留戀的.
我從來不曾真正喜歡這座城市,
也不喜歡我的工作,
或者任何妳們三個以外的事情.

 
如果真要說捨不得,
恐怕只有四季的轉換,
熱天裡一杯冰得透透涼涼的水.
還有,我喜歡熟熟睡著的時候,
美哉斯言.
我對學生說,這段話點出人生的真正價值所在.

 
享受四季的轉換就是能和大和諧相自然處;
愛喝暑天的一杯冰水代表的是健康的身體和簡單的欲求;
能沈沈睡去表示心中坦蕩無慮;
至於留戀妻女,可不就是對親人的愛嗎?
有些學生問我,世界都快滅亡了,
文章裡的主角怎不去做些特別的,值得大書特書的事情?
為何所談都是枯燥例行的瑣事?

 
其實真正的幸福,就是每天準時上下班,
下班後能跟愛人一起,看書、看電視、聊聊今天
然後一起相擁入眠...


看似例行的瑣事,其實 是最幸福的事。
而最難的事,是如何將最平凡的事,持續地維持;
將最幸福的事,永遠的珍惜!

 
所以本篇說的概念,是最難的概念,也是所有的高科技,
無法闡述的事...
望著講台下一雙雙年輕的眼睛,
想著他們畢業後都是要進電腦熱門的行業,
等著領高薪,分股票的,
整個世界還等著他們去認識,追求,購買....

 
忽然之間,
我明白Success的編者為什麼要把這樣一篇字彙並不特
別艱深,句子一點也不難懂的文章
安排作為一套共四冊教材裡的壓軸之卷.
原來,世界的最後一晚,我們所最依依難捨的,
就等於是我們所認定,人生的最終價值.
所謂成功的最後一課,就在弄清楚人生的最終追求.
編書的人其實是對著即將學成,
即將出社會去追逐名利的年輕人

    全站熱搜

    linahsu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